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四章 不会告诉别人你胸前藏了两个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依依与冉凤在郝家住了半个月就回水月宗去了,来的时候是三个人,回去的时候还是三个人,唯一不同的来的时候带的是秦若惜,回去时带的是小黑。

    说来人的缘份真是很奇怪,别看冉凤是水月宗唯一的女峰主,长得也很美,但她的性格可跟她的长相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她属于比较清冷的一个人,就算是收了几个徒弟,也是十分的疏离,基本就是扔了一本功法让他们自己修炼,最多有些不懂的地方提携一下。

    这就文中郝圣依依的遭遇就能看出冉凤对于几个徒弟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不过依依进入这个身体后,正好发生了几次惊天动地的事,让冉凤对依依渐渐有了印象,而且郝家是至善之家,冉凤相信道学中善念力可以巩固道心,有利于自身修炼的境界,这一来二去才跟依依处出了几分感情来。

    可是这么个冷情的人偏偏对小黑就是对上眼了,也不管小黑是五灵废根,哭着求着要收小黑为徒。

    不过小黑到底是傻的,傻子嘛就是一根筋,牢牢地记住了郝母的叮嘱,绝不跟女人说话,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所以任凭冉凤威胁利诱就是不答应拜冉凤为师,所有回绝的理由还就一个:不要相信任何漂亮的女人!

    把冉凤气得没有了脾气,连带对教小黑这个理念的郝母也怨念了几分。

    郝母尴尬之余只能夸小黑有眼光,就算是傻了这审美观可一点也没傻。

    于是冉凤更是哭笑不得了,就算是修仙之人淡泊名利,但也希望别人夸赞不是么?

    最后冉凤没办法,只能曲线救国,利用依依来诱惑小黑,小黑才免为其难的答应跟着冉凤进水月宗,但最多冉凤说几句话,拜师是绝对不行的。

    当然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要跟他媳妇在一起。

    对于这个条件,冉凤自然是满口答应了,直接把依依给卖了,于是在依依的无比怨念中,三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水月宗。

    到了水月宗后,依依给全宗的人都带了礼物,甚至连外门的人都分到了几块下品灵石,一时间众人都欢喜不已,对郝圣依依倒是多了几分的喜欢。

    冉凤趁机又向大家说明依依与百里兰解除婚约的事,众人露出心照不宣的神情,待众人散了,整个主峰就宗主与几个峰主和亲传弟子时,宗主才语重心长道:“依依,既然你跟百里兰的婚约解除了,以后就在山上好好的修炼,争取参加半年以后的选拔大赛,也给你师父长长脸。”

    郝家到底是家大业大,也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些上品的宝物送给几个峰主,几个峰主与宗主自然要投桃报李,送给依依一个机遇、

    否则以着郝圣依依练气二层的修为,就算是进内门都没有资格,更别说是能参加什么选拔赛了!这也是几个峰主希望依依在各宗面前露露脸,让众山宗的人知道郝圣依依这个人,以后万一郝圣依依和他宗之人有什么纠纷,也会看着水月宗的面子让郝圣依依几分。

    这份心可是很多人求之而不得的。

    依依自然是明白宗主对她的好意,立刻恭敬的应了下来。

    几个峰主又是勉励了一番,各自回到自己的主峰去了。

    待峰主走后,宗主才皱着眉对冉凤道:“冉师妹,那个秦若惜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冉凤一愣道:“难道百里兰竟然把秦若惜带回了水月宗?”

    “那倒没有。”宗主轻叹一声,递给冉凤一张请柬模样的纸。

    冉凤狐疑的接过后,迅速扫了一眼,随后勃然大怒:“这个下贱的东西,竟然投到了合欢宗,简直就是丢尽了水月宗的脸!太可恨了!我这就去把这个叛徒抓回来。”

    “等等,你怎么还跟以前脾气急燥啊?”宗主拦住了冉凤的去路道:“合欢宗明显就是要打我们水月宗的脸,才给个连练气一层都没有的女修大办拜师宴,而且为了师出有名,人家可是打着对合欢宗老祖有救命之恩的名头办的,你要是把她抓回来了,岂不是正好上了合欢宗的当?”

    “狗屁的救了合欢宗老祖的命!合欢宗老祖是什么修为,秦若惜是什么修为?就她那点道行还能救合欢宗的老祖?合欢宗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么?”

    “合欢宗就是把天下人当傻子,可是别人愿意当这个傻子,你又能怎么样?你也知道修仙之人冷漠,只要不是关系到他们宗门的事,他们乐得看我们跟合欢宗斗!合欢宗与水月宗向来不和,眼下水月宗的子弟进了合欢宗,估计他们怎么笑话咱们水月宗呢!”

    “秦若惜那贱人怎么算是水月宗的子弟?一个废物而已。”冉凤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在水月宗住了数年,这些年她一直山上山下的来往,他宗哪管她是不是水月宗的入门子弟,只管她曾在水月宗呆过,自然把她当成了水月宗的子弟了。”宗主也气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依依眼微眨了眨,露出坚定之色道:“宗主,师父,你们别着急了,若惜跟我最好了,我去让她离开合欢宗吧。”

    宗主与冉凤理也没理她,只说不关她的事,让她别多管。

    废话,秦若惜要是跟郝圣依依好,能抢她的未婚夫?能骗着郝圣依依抽火灵根?也就郝圣依依这傻妞把人的狼心当好心。

    依依见宗主与冉凤不理她,眼中闪过一道狡色,又咬了咬唇哽咽道:“你们试也不让我试,怎么知道我不能够劝回若惜?虽然若惜跟我签了主仆契约,可是我始终当她是姐妹的,她那天可是当着师父的面说对我一辈子好,听我的话的。”

    主仆契约!

    这四个字如同一道光照亮了冉凤与宗主暗沉的心,对啊,他们怎么忘了秦若惜跟依依签过主仆契约的!

    哼,这下好了,合欢宗不是想看他们水月宗丢人么?这下可让天下人知道到底谁丢人了!

    真是好笑,合欢宗竟然收了水月宗一个弟子的奴仆当关门弟子,还煞有其事的大操大办,这要是让天下人知道,非得笑歪了嘴不可!

    宗主笑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你好好修炼吧,秦若惜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尘埃,你可别为了她而降了境界,知道么?”

    见冉凤与宗主找到了办法对付秦若惜,依依遂乖巧的行了个礼带着小黑回洞府去了。

    路上,她抿了抿唇,笑得狡猾无比,希望宗主与冉凤出手更狠一些才好,别辜负了她一番提醒。

    山中景色优美,尤其是灵力充足,再加上心情很好,依依连走路也变得轻快起来。

    小黑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媳妇,你又算计人了!”

    好心情顿时散了去,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傻子,不懂就别胡说!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算计人?”

    “善良你还骂我傻子?”小黑嘟囔着“:娘说了,我只是单纯不是傻子!要是谁敢骂我是傻子,让我一掌拍死他!”

    “那你是不是要一掌拍死我?”依依目光不善的盯着小黑。

    小黑露出憨憨的笑:“娘还说了,对媳妇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媳妇对我打是疼骂是爱,喜欢起来又踢又踹。媳妇,你啥时踹我?”

    说完水汪汪的桃花眼露出求踢的表情,只是他本身气质就是冷艳高贵型,这种憨憨的狗腿样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依依想到无良的郝母一阵的头疼,她来这个文里一来是给原主报仇,二来是为了找KING的灵魂碎片的,可不是来找男人成家的!

    想到KING的灵魂碎片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更是心烦意乱。

    回头瞪了眼小黑,一脚踹向他:“离我远点,烦着呢。”

    小黑躲也躲,被她一脚踢上后,也不叫疼,竟然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大叫:“太好了,媳妇你踢我了,你踢我了,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依依横眉冷对,有些懊恼刚才心情不好一脚踢过去,倒让一个傻子钻了空子。

    这傻子该傻的时候傻,该精的时候精,要不是她亲自查出他是傻的,怎么也不相信他是真傻!

    “好了,自己找地方去玩吧,别闯祸知道么?”她皱着眉交待了句后,踏入洞府门前布置的阵法里。

    进入洞府后,她手一挥,将储物袋里的家具什么的都扔了出来,随后把旧的收回了储物袋。

    原主虽然出身富贵之家,倒是有一分向道之心,所以洞府里的布置十分的简单。

    而依依却不一样,她虽然不追求极致的享受,但却希望把自己的窝布置的舒适一点,毕竟住着舒服,心情也好,心情一好修炼也快。

    她哼着小曲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后,觉得身上有些粘了,想着出去泡个澡。

    虽然修仙之人可以净洁术把自己身体清洁了,可是依依毕竟不是从小修炼的人,还是保持着前世的习惯,喜欢泡泡灵泉。

    所以她拿着干净的衣服,走出了洞府去了后山的灵泉,到了灵泉后,布置了个简直的遮闭阵法后,就跳入了水中洗了起来。

    洗了一会,她眉头微微一皱,左右看了看,她总是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可是她用神智查探时,却又发现不了暗中窥视之人。

    要知道她已经是金丹的修为,而且修炼的五行术后五感灵敏之极,比之元婴都不惶多让。

    能逃过她的探查的人必定是元婴境界以上,只是要是真是元婴修为之人肯定不能来偷看她洗澡的。

    按下这种怪异感觉,她很快的洗好了澡,撤去了阵法后,连头发也没有擦干就匆匆地走入了自己的洞府。

    就在她进入洞府的瞬间,脸变得铁青。

    “你怎么进来的?”她怒目瞪着躺在床上的小黑。

    小黑露出无辜之色:“我走进来的。”

    废话,我能不知道你是走进来的?问题是你怎么走进来的!这外面的阵法不是依依自吹,整个水月宗没有一个人能破得了,更别说入她的洞府了。

    她目光不善的瞪着小黑,小黑则嘟着唇站了起来,径自走到一处,熟门熟路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干毛由来:“好了,媳妇别生气了,娘说女人生气容易老的,老了就没人喜欢了,我帮你擦头发好么?”

    “不用,我自己擦!”

    依依没好气的抢过了毛巾自顾自的擦起了头,擦到一半时,听到小黑疑惑道:“媳妇,你怎么跟我一样傻,不知道用灵力把头发烘干呢?难道这就是娘说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依依手一僵,回手把毛由狠狠的扔向了小黑,气冲冲地走向了床。

    小黑抓住了半湿的毛巾,毛巾刚刚沾染了依依的发香,让小黑禁不住的低头将脸埋在毛巾里狠狠的吸了口气。

    依依正好转过头看到定幕,顿时恼羞成怒:“小黑,你在做什么?”

    “媳妇的头发真香……”小黑露出神情俱醉的样子。

    依依眼中闪过一道冷色,随手一点,只见小黑手中的毛巾烧成了灰烬。

    看到毛巾变在敢灰,小黑傻在那里,愣愣地看着依依,用那对湿漉漉的大眼哀怨无比的看着依依,仿佛依依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依依的心头竟然有种微痛的感觉,她脸色一变,猛得摇了摇头,闭上了五感,盘膝坐在了床上,冷冷吩咐道:“我要修炼了,不要烦我,知道么?”

    小黑委屈地看着她,还企图获得她的怜惜。

    就在这时,她摸到床上一块湿乎乎的地方,用手拈了下放在鼻下闻了闻,脸色顿时变了,居然是灵泉的味道!

    她斜睨着看向了小黑,竟然发现小黑的头发是湿的!

    顿时一跃而起恶虎扑羊扑向了小黑,小黑惊得大叫“媳妇,你要做什么?你是想杀人灭口么?”

    “我就是想杀人灭口,你这个色胚子,让你偷看我洗澡!傻都傻了还色心不改!”

    依依咬牙切齿随手拿着鸡毛掸子就劈头盖脸的打向了小黑,小黑上窜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